会员风采 首页 > 会员风采

专访青岛市政协委员、民建会员薛平:红薯产业存危机社会应关注

发布日期:2017-04-13  来源:中国民主建国会青岛市委员会

    作为西餐开胃小菜领域的第一民族品牌,康福莱集团已经成为全国一流、世界上也非常知名的西餐供应企业,同样也是汉堡王、必胜客等国际一线西餐品牌的供货商。康福莱的成功离不开当家人薛平的战略部署,从洋葱圈里开拓出大市场,到建设中国的西餐产业园,再到打造私人定制的西餐物联网。在薛平的宏图下,康福莱已经涉及一二三产业全链,长大成人的康福莱已经开始向国际垄断巨头开始亮出肌肉。
    在成功的企业家背后,薛平也是青岛市政协委员,民建青岛市黄岛区委副主委。在接受采访时,薛平也谈起今年的提案,希望政府对存在危机的红薯产业加大重视,成为战备储备粮食。小小的红薯,为何具有如此重大的意义?
    小行业大有门道 做西餐开胃小菜领域的“专业先生”  对于薛平的采访是在青岛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康福莱集团进行的,一进园区,干净、整洁、西式且现代化是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在这片园区的现代化工厂内,生产着各种开胃小菜,比如裹粉洋葱圈、裹粉鱿鱼圈、奶酪棒、炸薯条等。据薛平介绍,基本所有的生产设备康福莱都是选用国际级的先进设备,比如从美国引进的开胃菜裹粉生产线,美式红薯条生产线,新西兰海鲜裹粉生产线。“想要和国际巨头进行竞争,就必须在产业链、模式、品牌营销方面创新,产品质量必须过硬,这是第一生产力。”薛平说。       
    在访谈中,薛平并不愿意大谈自己的创业经历,基本都是一笔带过。在他看来,那些痛苦的创业过往都已是过去,何必要把自己已经“结痂”的伤疤一次次撕开给别人看呢?人必须要向前看,把精力留给未来。现如今,康福莱集团已经成为全国一流、世界上也非常知名的西餐供应企业,销售总部设在上海市,并在北京、大连、广州、成都设办事处。薛平说,他现行的目标不仅限于国内市场,而是要把国外市场也要充分把握住,和国际上有几十年历史的一流企业PK,从而获得国际上的话语权。“在采访前,我刚刚见了一个以色列的客人,犹太人虽然不多,但是由于都是高端消费群体,康福莱也会对这些细分市场进行重视。”薛平说。 
    几年时间里,康福莱研发团队接连开发出芝士类、薯类、奶酪类、海鲜类开胃菜和调味品系列,串起了种植、研发、生产、外销产业链。为寻求产品差异化,研发人员从产品成型、裹粉、油温、口感、裹粉这些细微之处入手,根据客户需求推出实心、夹心产品。
    在薛平的带领下,康福莱快速反应的本地化优势和低价格打破了美康、辛普劳、蓝姆维斯顿这几大国外餐饮巨头的垄断,不但在国内赢得了25%的市场份额,还把产品出口到欧美、中东和日韩等国家和地区。“中国的西餐市场销售额每年以30%以上的增速扩张,我们只做食品链的两端——开胃菜和甜点,做这一方面的专业先生。”
                   打造属于康福莱的自有品牌产品 覆盖全产业
    在薛平的介绍中,康福莱已经对第一、第二以及第三产业均有涉及。“我们在胶南有自己的大型农产品种植基地,有自己的自有工厂,并且我们开始打造私人定制的西餐物联网集结优选平台,进入第三产业。”
    在采访前的前一天,薛平刚从美国波士顿的2017年国际水产展回来。作为全球最大的水产品展览,薛平非常重视。原因还是因为康福莱对旗下的“贝贝之星”、“海派渔府”以及“汉氏”等品牌进行重点打造。“在食品行业,青岛地区能够做到全国品牌的并不多,能做出口的品牌更少,大多还是OEM代工。康福莱旗下的品牌在国内以及海外均有销售,这也是很不容易的。是什么促使我们做自有品牌,主要还是自有品牌相对于OEM代工的高利润。”薛平说。
    在3.0时代,康福莱打造私人定制的西餐物联网“集结优选”。通过网上下单、产业园加工、第三方物流配送,康福莱将实现O2O、B2B乃至B2C的精准定投,通过线上线下的配合,来发展提升中国的西餐销售网络。据薛平介绍,在这个平台上有很多产品可以选购,并且可以把海外的中小企业带入中国,可以从集结优选上作为切入点,包括产品销售、配送等,全部可以用康福莱公司现有的网络,也就是说,康福莱的产品在哪里有销售,那么也可以将这些国外产品带到哪里销售。“同样,我们的产品也可以利用他们的渠道,进入到欧洲市场,我们需要的是合作,不是要互相排挤,这就是团队效应。”
    薛平坦言,在公司的发展壮大过程中,给不少国外企业造成了很大冲击,很多企业甚至带着极有吸引力的谈判条件,来找薛平谈“收购”事宜。“不瞒你说,在你困难的时候,对方收购的条件非常可观,甚至可以让你心动到拿钱‘上岸’。如果我今年五十多了,真的就可能答应了,但是现在我还是有干事业的劲头的。”如今,康福莱集团已经成为和国际大厂商平起平坐的公司,因为拥有了实力和定价权,公司可以轻松和国外品牌谈合作,薛平说他很感谢当年自己和团队的坚持。
                    小小红薯 但是却具有重要战略价值
    在访谈中,“红薯”一直是薛平嘴边离不开的话题。近几年的国际食品市场,红薯正作为新一代健康食品的代表,被麦肯、蓝威、辛普劳等世界前三大美国马铃薯企作为零售商品垄断利润,传统农作物红薯因其相对廉价的材料价格和工业化的深加工潜力,具有极待开发的高经济附加值。但在当前中国,曾经灾害年代的充饥口粮正面临品种落后、储存不易、商品化度不高、产业链上下游脱节、老百姓不愿种植等现实困境,如果任由薯贱伤农、丰产不丰收等问题持续,中国的红薯产业将面临失传和消亡的危机。在薛平看来,要真正通过红薯实现精准扶贫,带动农民增收、产业升级,还需要从国家粮食安全的战略高度进行顶层设计,将红薯纳入国家储备粮食目录,建立起市场多要素正向流动的健康生态系统。
    如马铃薯一样,红薯、白薯等薯类作物为全球脱贫事业做出巨大贡献。中国传统的产业链方式是农户自发种植,规模企业按需收购,将红薯作为工业原料加工成淀粉、粉条等地方特色初级工业商品,出口或内销。薯价低廉,往往难抵储存和运输成本,传统种植农户和加工企业的收益均处在产业链底端,摆脱不了看天吃饭和毫无定价权的尴尬位置。除了市场销售端,在育种、种植、储存、生产等产业链前端,中国红薯产业也有许多必须解决的现实困境:鲜薯易腐难存,储存难度大、成本高;单纯作为食物补充广受喜爱,但作为主食,国人记忆中多是艰难岁月的形象定位,与国际上高附加值的健康食品形象出入很大;以往科技下乡和技术扶贫的力度很难惠及传统红薯品种,适宜开发高附加值和大规模工业化加工的优质红薯种苗改良与推广,非一企之力所能实现。
    薛平介绍,三农发展,离不开农产品销售;离不开农产品运输;离不开冷链储运配。本届政府提出农业供给测改革,说到底就是解决农业质量、效益和国际竞争力的问题,通过精准产业扶贫,依靠产业资本的力量实现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型提质。所以,规模化、科技化、技术化、市场化、全产业链化是扭转中国农业现状必须要走的根本途径。
    在谈及如何对红薯进行扶持时,薛平认为除了国家和政府层面的重视以外,也要以市场化为手段,创新“公司+农户”的种、产、销一体化合同定制运营模式,积极扶持有市场销售能力和产业链整合能力的现代农业科技公司做大做强,迅速成为行业龙头,阻击国际竞争者。与此同时,也要加大涉农政策、科技资金、农业技术的支持,积极帮助有实力的科技农企走出国门,寻找海外市场。
                   精准扶贫 利用自身优势帮助农民致富
    黄岛中山前村是山东省定贫困村,村庄位于丘陵地带,基本上靠天吃饭。作为政协委员,薛平对中山前村进行定向帮扶,精准扶贫。在青岛市政协以及民建青岛市委助推下,去年薛平在中山前村建立了红薯合同种植基地,与全村20多家农户签订了种植收购合同,采取“公司+农户”的合同种植经营模式。
    近年来,民建青岛市委大力支持推动会员帮助贫困村庄发展特色产业,实施精准扶贫。为响应全市精准扶贫的号召,民建青岛市委专门制定了《精准扶贫实施方案》,号召青岛市广大民建会员发挥自身优势,围绕农业、科技、教育等方面实施精准扶贫工作,并组织对接了多项扶贫项目。 作为民建青岛市黄岛区委副主委的薛平,自然积极响应,利用自身涉农企业的优势帮助村民脱贫。
“农业精准扶贫的关键是解决农产品的‘出口’而不是‘进口’,必须用产业来带动。”薛平表示,去年只是一个初步尝试,下一步,公司将与中山前村村委会、承包户一起协商成立合作社,实行“两分红两带动”的扶贫模式,即通过土地入股分红、劳动力入股分红和技术带动、就业带动,实现扶贫资金变股金、贫困农民变股民。按照他的设想,5年内将扩展红薯种植规模1万亩,让红薯产业成为支持农民致富的特色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