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民建在行动 首页 > 专题专栏 > 抗击疫情,民建在行动

民建会员李卫:疫情似火 时不我待

发布日期:2020-03-10  来源:中国民主建国会青岛市委员会

  

  1月17号,随着武汉疫情日益严峻,作为青岛市定点医院之一的青岛市市立医院紧急动员组建“新冠肺炎”发热门诊,我作为一名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已经30多年来没有从事过急性传染性疾病的临床工作,作为50多岁的二级科室主任,也已经多年没有值过夜班了。本来可以不去这么艰苦危险的抗疫一线,可是疫情似火,在国家与百姓生命危难时刻,我毅然决然地加入了第一梯队。

  进了发热门诊,新的疫情,新的团队,许多未知数;新建科室单元,许多设施不到位,基本是边干便完善。先是紧急培训:病毒性肺炎的接诊流程、诊治标准,会诊及传染病上报规则,传染病的一、二、三级防控措施,医护配合等等。正月初三本不是我当班,因特殊情况,医院医务科问我能否临时到岗值班,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初三早晨,8点开始穿上厚重的防护服、N95口罩、隔离面屏、鞋套,在许多发热病人中筛查有流行病学接触史的,逐一进行了详细的问诊、化验检查、肺CT检查。其中,一个病情较重的疑似病例申请了院级专家组会诊就地留观隔离进行吸氧、输液治疗,等一切忙完已经下午2点了,6个小时没有喝水及上厕所了,脱下防护服,摘下N95,刚刚喝了点水、吃了几口医院给配送的饭菜,护士又催促说新来2个可疑患者,立马再次全副武装……下午6点多又一例高度疑似的肺炎患者就地留观隔离检查和治疗,准备采样化验病毒核酸。晚上8:30,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送来采样的系列专用试管,在做了系列准备工作后,我本人亲自进行采样。该患者系市北区海鲜商贩,1月7-19日去武汉出差,1月23日自驾车经济南回到青岛,1月27来我院就诊,主要症状是频繁干咳无痰,查肺CT显示:右下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有很强的传染性,尤其是呼吸道咳嗽的飞沫传播,一般接诊时,患者佩戴着普通一次性口罩,说话交流的飞沫可以被隔离大部分,核酸取样时要求患者摘下口罩,取鼻咽及口咽部粘膜分泌物以及痰液密封快速送检,所以给病人取样过程是很危险的,即便带着N95、橡胶手套和面屏,高浓度的病毒飞沫可以通过眼结膜传染。因为患者是干咳为主,要求患者深度咳嗽、频繁咳嗽以便取痰液进行检测,我与他在狭小的隔离房间里,面对面不到1米的位置,核酸检查的阳性率与取样质量密切相关,为避免假阴性,及时确诊病例,我严格规范取样。我等于是置身于一个高浓度病毒空气的狭小空间里。取样完毕继续接诊发热患者,填报传染病防治卡(要求2小时内上报),大脑处于高度兴奋之中,一直8个小时后才得以脱下防护服,到晚上10点半才吃了几口已经凉透了的晚饭,夜间继续接诊发热患者……,为了节省宝贵的防护服,夜间没有病人时,困意袭来就像照片上显示的那样,我与护士只能穿着防护服、带着N95靠在椅子及暖气上打个盹。到早晨交班时间,核酸结果出来了:阳性。当知道自己接诊并当班确诊了首例新冠病毒性肺炎患者,一天一夜的辛苦也值了。

  这是我院首例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大年初四全院上下立刻动员起来了,启动发热病房,医院随之开展的一系列严阵以待、高级别的防控措施,从院长到后勤、保卫很多人在忙。我们作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医院领导认为:人在长时间缺水、高强度连续疲劳、得不到睡眠的情况下抵抗力差,又进行了危险操作,尽管实行了规范的二级防护,也有可能被感染,希望我们谨慎隔离几天,医院因此紧急开设疫情一线当值医护隔离休息室,由专门人员负责。3天后因疫情形势严峻,我院又增设了发热筛查门诊,第二梯队入住。我当班确诊的病人,经过发热病房的得力治疗,10天后治愈出院。

  经过数日隔离观察后,我再次回到工作岗位,目前仍旧在发热筛查门诊值班!在国家和百姓危难的时候,我做到了用自己丰富的医学知识和经验,在自己的本职工作岗位上救死扶伤,我想这就是一个医生应该有的责任和担当吧。